1995 年之後,教育產業化剝奪了這種機會,凍結了社會階級流動力,讓大多數中國人民無從改變自己的人生。要是社會凍結了,人民會失去希望,社會也會失去希望。

—陳維軍,紀錄片《出路》導演

 

看完陳維軍導演的《出路》紀錄片,教育商品化、城鄉差距、資訊不對稱、升學至上、文憑貶值、蟻族人生、結構性貧窮,一連串關鍵字在腦海打轉,沈重也沈痛。

 

全片透過高中畢業生、私立教育機構講師與社會新鮮人三名主角,勾勒出當前中國教育問題,更凸顯貧富這個萬年難解的大問題。

,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飯配滷蛋,那吃滷肉飯,就得配羹湯才對味

 

前陣子「滷肉飯」價格吵得沸沸揚揚時,曾看到一個有趣的說法:
南部的滷肉飯=北部的炕肉飯(炕:ㄎㄤˋ)
南部的肉燥飯=北部的滷肉飯

, ,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過兵的應該能體會,受訓恆等於爽。回顧我的軍旅生涯,新訓1個月,憲兵領導士訓1個月,120迫砲專長訓1個月,憲兵砲排進訓1個月,實彈射擊(類似下基地)1個月,短短11個月役期,將近一半時間在受訓。當然,受訓所學,除體能、人脈、待人處事退伍後仍實用,其他多半是「浪費點數的廢技」。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心而論,姑且不說新訓人員,比起其他部隊送訓人員,憲兵真的比友軍「精實」許多,服裝、儀態、操課狀況、生活規範,一樣都是「不願役」,人員「素質」的高低,並非取決於學經歷,而是表現在「自我要求」的態度上。

 

步校伙食之爛,可說「罄竹難書」,誠如菸酒所學弟、美食部落客林苦蓮所言「連豬看了都會掉眼淚」,口味難以下嚥就罷,吃到異物、飯菜未保溫難道不足以投訴?礙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則,只能姑息養奸、息事寧人,或施展「北斗爆粽拳」抒發心中怨氣,故受訓期間,我們幾乎得買「小蜜蜂」(未簽約的商家,阿鳳姐的肉粽果真名不虛傳)、跑「萊萊飯店」(萊爾富便利商店)或熱食部餐車,以解口腹之慾。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五月底,為因應連上任務需要,南下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受訓五週。整體而言,撇開步校的一堆鳥規定,受訓生活固然比部隊生活輕鬆,然肩負長官期許、單位榮譽與任務成敗,且攸關八月底是否可爽爽待退(這才是重點),仍有些許壓力。

 

不知情的人總會問「怎麼都快退伍了,還要受訓?」沒辦法,由於連上的詭異編制,加上國防部的人事精簡,以及排山倒海而來鳥任務,服役的單位從三月份每個月都有個大型任務,跟月經一樣頻繁,假若不派義務役的奧援,部隊如何正常運作?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憲訓之初,區隊長問有沒有人自願要當實習副排長時,底下一片沈默,想起PTT有前輩提到自認體力不佳,不妨自願當實習幹部,我猜想可能當副排可以多點訓練,便舉手問幹實習副排能否抽煙,區隊長回答當然可以,於是就自願嘗試看看,如同在新訓時我半開玩笑所言「反正能讓我每天抽菸,怎麼操我都不累。」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好漢坡

來到五股憲校首週,天氣陰雨綿綿,穿著「臭勾勾」的雨衣往返生活區、教學區、餐廳、後山課,雨衣內「降雨量」更勝天候,時間總浪費在穿脫雨衣。菸酒所同學Kenji說五股憲校的爬山,沒有比政大綜院走回山上宿舍遠,但坡度真的有夠陡,開車可能要嚕二檔。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兵大家關心的莫過於操不操、爽不爽,平心而論,只要有心按部就班提升自我體能,現在軍中生活已非昔日父執輩經驗,無須在大太陽底下出操,救護車隨伺在側,上下課要喝水(還得講一堆夏令、冬令飲水報告詞,怎麼沒有大便報告詞咧?),訓練循序漸進,身體不堪負荷也不勉強,只因上頭長官深怕新兵自殺、受傷,影響日後升遷。

 

現行國軍online的鑑測副本僅剩:學科筆試、實彈打靶、三千公尺、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單兵戰鬥、手榴彈投擲和刺槍術,沒有五百障礙和引體向上(拉單槓)。名義上鑑測不過是無法結訓,但實際上咧…科科,很恐怖,不能說!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年10月3日,入伍當天台北下大雨,半身濕透搭高鐵直奔營區,便服、背包都沒得洗,等懇親假時拿出來都已「生菇」。

 

就像電視「新兵日記」演的,前三天基本上就是寫一堆資料和無止盡的趕、趕、趕,人家說前三天叫「適應期」,我只能說充分展現英勇國軍弟兄的「效率」(註:寫混亂PO上網我會被抓,罪名是損毀軍譽)。

 

編班時,班長喊185以上的起立出列,明明體檢187公分,但打死都要龜一下,直到喊180以上才不得不出列,很不幸地還是幹了第八班的班頭,班頭說賽也還好,就是收發上頭交代的、掌握該班人數,偶爾被抓出來當實習幹部(這才發現我也能用丹田的力量發聲),不過只要班上同學願意分工合作,其實也沒說多賽,頂多在排面班行進時會被小盯一下,畢竟再怎麼賽,也沒有器材、擦槍(不是打手槍喔)、打飯班賽。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用腦力賺錢的比較高,用體力賺錢收入當然比較少!」

 

好個「惟有讀書高」的遺毒,自許為「菁英」的高傲。當各界對公務員的撻伐相逼已成悲歌,一位公務員再自認高人一等,於政論節目call-in,對同屬弱勢的勞工言語壓迫,社會悲劇重複上演!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