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來自中國四川,十分高興聽聞其親友平安,望其早日恢復笑容)


日前中國四川地牛翻身,近來新聞頭條報的全是相關消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歷經921地震的台灣(話說921那天我睡死完全沒感覺),聽聞這種不幸消息,多少總會抱持「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態度去面對。

 

話說前日從台灣某台新聞媒體上,看到中國某電視台擷取香港某記者的採訪作為系列報導之一,那段畫面讓我印象深刻,當然不是感動得刻骨銘心,而是很火大;近日又看到台灣某些媒體連續劇般的川震報導,以及爭相報導台灣財團與富豪捐了多少錢、多有愛心,並以賑災為名,發起一系列募款活動、藝人獻唱等,心中再度燃起一股幹譙火。

 

依稀記得香港腦殘訪問是這樣子:一位四川受災的小女孩(我猜年紀大概是小學生吧,不確定),她被壓在瓦礫堆下(總之便是被垮了的房子給壓住),只有聲音可透過縫隙傳出來,聽到記者與救災人員聲音,便虛弱地低喊:「叔叔我好渴,可以給我一點水嗎?」,只見那記者不是先嘗試將水傳到縫隙中,或直接請人灑水或倒水進縫隙中給女孩,而是劈頭就問:「小妹妹,妳還好嘛?妳被壓住會不會痛?…」等類似白癡的話。幹!你他媽的記者未免也太沒有常識,請問那個人被壓不會痛?還要妳問會不會痛?倘若今日換做是我,我可不是被壓死、被餓死、渴死,而是活生生被這記者氣死,心理的OS便是「X佢鹵味!」

 

地震房子垮後最需要的工作是什麼?有經驗的人會知道,答案便是適度的灑水,因為房子垮了,容易引起瓦斯氣爆,因此適度灑水可防釀成火災造成二次傷害,同時在救援黃金72小時中,受困災戶也必須有適度的飲水,沒有就得喝尿或血,有些甚至被壓到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這時候就真的只能等「天降甘霖」或灑水救急;反觀這名偉大的記者,不是立刻回應小妹妹的需求,而是搶新聞畫面問白癡問題。

 

我一向很討厭中國的官媒與台灣放肆的媒體,前者代表威權政府的傳聲筒,缺乏言論自由;後者則是為搶收視率、獨家新聞而不擇手段,沒想到某香港媒體跟台灣某些腦殘媒體一樣,在人家受傷、最需要急救的時候問會不會痛,這不用唸過書、稍微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的事,何需要請一位專業的新聞工作來問這受訪者?

 

至於台灣的媒體與記者也沒好到哪去,平平都是國際新聞(有些人可能不認同,但至少可算是海外新聞),為何川震之前的緬甸風災與美國中西部龍捲風事件沒有如此大篇幅報導?因為死的沒有台灣人?沒有華人?一小時的新聞中,我們有需要花半個鐘頭去深入了解救災活動嗎?這不能挪到專題報導節目去作嗎?其他國際新聞就不重要嗎?台灣財團與富豪捐了多少錢重要嗎?沒聽過「為善不欲人知」嗎?有去了解這些財團在中國的投資佈局嗎?調動原本節目,請藝人唱唱跳跳大肆募款,事後又沒宣導正確防災措施,以及關注善款去向與如何運用,是在炒作新聞、消費災難嗎?平時不是常報導台灣多少貧童繳不出營養午餐費、大肆撻伐政府無能嗎?怎麼沒請藝人獻唱募集營養午餐費呢?口口聲聲的人道救援,究竟是是「平等博愛」、「濟弱扶貧」?還是「有等第的愛」、「選擇性的愛」,與不知所云的「濫愛」?或是單純利用人的同理心,謀求私人的利益?倘若如此,跟詐騙集團與黑心官員又有何不同?

 

想清楚,再幫忙,捐錢賑災要的是理性的思考,而不是一時的感情用事,舉凡台灣921地震、南亞海嘯與四川地震,小弟我與家庭均曾捐了些小錢賑災,我很樂意少抽一包煙、少喝一瓶酒,去幫助應該幫助的人,但我更關心得是,這筆錢有沒有順利用在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上,而不是納入地方政府口袋,以及款項運用清單是否明確,而非僅是一時的募款時熱情,倘若這些事情都辦不好,猶如將錢推入火坑,與其如此,倒不如花錢喝個痛快。

 

常言道:「媒體是第四權?」然而,我們的「第四權」,可是僅建立在搏收視、搶時效、佔版面嗎?的確,民眾是有選擇的權利(看或不看),但媒真有盡到其新聞專業、社會責任的義務嗎?嗚呼哀哉!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