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勛學長的Blog中得知誠品敦南店重新開幕辦的「醒醒吧!文藝青年!」活動,想起前陣子網路上盛行「文青的百種元素」接龍,正如台灣派部落客BillyPan文章標題指出「回答這些問題就遜掉了」,不是因為我不喜歡多數台灣人一窩蜂的習慣而不回答一系列的問題,我也不在意自己是「文青」、「知青」、「憤青」、「廢業青」或是「周美青」,還是說充其量我只是個「台客」、「宅男」,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連串「指控」中,「文青」這個「概念」(Concept)被誤解、扭曲多少?而這些指標對於文青這個概念的「效度」(Validity)與「信度」(Reliability)又為何?

 


一個事物的本質為何,難以立即下定義,本質的東西通常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每個人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看法,亦即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對於文青的看法,嚴格說來,120種對文青的看法還算少之又少。就一般科學研究方法而言,特定概念底下有許多可觀察測量的「指標」(Index)在支持,以致此概念得以被分門別類、界定屬性,進而得以被操作運用,但看似簡單步驟的背後,實則隱含高深學問,亦即指標與概念間的「效度」與「信度」問題,倘若未針對指標進行思考判讀便貿然進行檢測,做出來的結果自然大有問題。

 

有鑑於此,我將文青的百種元素視為指標並進行思考。話便不多說,先來看看傳說中的文青百種元素:

文青都愛村上春樹
文青都愛攝影
文青都極瘦
文青褲子都窄的像褲襪
文青都穿極簡但貴的衣服
文青很雷光夏
文青很後搖
文青
can't live without convers all star
文青的頭髮不能打薄
文青都戴看起來沒什麼但貴到不行手工粗框眼鏡
文青喜歡歐洲遠勝過美洲
文青不用
wretch
文青都會學法文或西班牙文
文青只看深夜
MTV
文青愛去誠品看書
文青在很暗的咖啡館看書

文青不吃便當
文青煙抽很大
文青咖啡喝很大
文青酒喝很大
文青一定要有MAC小白POWERBOOK
文青要會樂器
文青房間一定要有吉他
更高階的文青還會組團
文青都去真善美看電影
文青服裝雜誌都看裝苑
文青的文青雜誌是誠品好讀
文青的房間牆壁一定是自己漆上顏色 (即便是白色)
文青的房間都貼看不懂的語言的電影海報
文青的房間會有奇怪造型的燈
文青的房間牆壁上貼滿各種拍立得或是LOMO照片
文青的房間不是極簡黑白就是極復古
文青的床包組不是IKEA的就是MUJI
文青的文具跟筆記本都是MUJI的不然就是誠品買的
文青的房間有一整牆看不懂的書
文青的房間有一整櫃玫瑰大眾買不到的CD
文青不打一般便利商店或麥當勞的工
文青打工首選不是誠品就是很暗的咖啡店或小白兔唱片行
文青一年四季要跑許多場音樂季
文青最愛逛創意市集
文青的爸媽最好是醫師律師教授或高官
文青不會大笑
文青永遠很多莫名其妙的煩惱
文青是憂鬱症很大族群
文青不會破口大罵
文青一不小心在自己的世界裡
文青快考試的時候都不去圖書館都要去咖啡館讀
文青都在金馬賣套票的時候第一個去排隊
文青抽菸不喜歡抽便利商店就能買到的牌子
文青都愛跑live house
文青每個禮拜都要看破報
文青最喜歡的誠品書店是敦南店
文青大罵台北電影節但還是買很多票
文青喜歡在光點不期而遇
文青只看小片商發行的藝術電影
高階的文青還會自己拍電影
文青愛用的網路相簿:flickr
文青喜歡混搭和民俗風
文青穿極簡但是很貴的衣服
文青寫情書都用隱諱的詩句
文青常常心情不好
文青背很大的包包
文青玩很多種底片相機
文青愛去lost,zabu,多鬆,鹹花生
文青都想去summer sonic
文青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文青

 

我自己對「文青」的字面解讀,乃泛指「文藝青年」的代稱,其「必要條件」(或說前提)便是「喜好文藝的青年」,此可被視為此語彙的「核心概念」,由此檢測文青百種元素的效度,便不難發現這些指標大有問題,「品味獨眾」、「價值取向」、「消費主義」或「裝扮特徵」並未貼近文青核心概念,我不否認這些指標乃基於個人感官經驗(觀察)所得,我所質疑的是這些極度以偏蓋全的刻板印象所產生的界定謬誤,更重要的是「效度」有所問題!講難聽一點就是在鬼扯!

 

正當我撰文針砭一系列文青元素的同時,我在網路上看到「<文青的一百種元素>:消費主義的假文青元素」一文,字字句句可謂說到我心坎處,又讓我想起前陣子曾流行的名言:「我不是在星巴克,就是在前往星巴克的路上」,這句話在我看來格外可笑,咖啡在資本主義與商品崇拜的包裝下變得走味,時下的「文青」成了盲目追尋潮流而走樣變調。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是在狂飆年代抱有浪漫理想者,姑且不論最終是否實踐理想,狂傲不羈的理想家,豈能用最不入流的元素加以侷限?

 

最後,我在網路上看到轉載「破報」的「文青成癮量表」,又突然興起批判的念頭,根本不用管什麼是「真文青」、「假文青」或是「自認假文青的真文青」,只須捫心自問,對文藝有沒有喜好?對社會有沒有熱情?是否不安現狀而批判?我們豈容屈就小小的框架之中?豈能用某份報紙或某個藝術家的作品而滿足?

 

<文藝青年成癮評量表>  破報副刊513

下列八個題目,請為你自己打分數(1-5分)

你假日的安排經常是文學講座、藝術展覽、小劇場或是誠品。
1分。我的假日通常就是補眠休息,或戶外活動放鬆身心,再不然就是跑去MayBE聽歌小酌,文藝活動參與甚少,看A片打手槍時間還比較多。再者,誠品的書確實豐富、氣氛佳、正妹多,但就是書貴,現在要挑書買書,我寧可上aNobii看書評簡介、網路書店下單購書,逛書店也寧可貨比三家撿便宜(絕版二手書除外)。

你喜歡後現代、左派或是由艱澀詞彙所堆砌的文章,並且認為這是一種品味。
這題我很想給自己0分,礙於遊戲規則,只好給1分。我不否認後現代、後實證與馬克斯的批判性很強,但推演到極致往往淪為思想的毒瘤、科學的破壞者、當代思潮的黑死病,更重要的是,部分中毒已深者,用語艱澀難懂(這如何服人?),而批判、解構的背後,實則並未建構;至於中度中毒者,往往遇見的情況是並未真正掌握駕馭,以致畫虎不成反類犬,呈現概念交雜混沌不清、論述觀點缺乏聚焦!說真的,抽大麻的自High感也不遜於這些清談玄學。

你喜歡在有氣氛的咖啡館獨自看著書,時常是冷門的社會科學或是原文書並且搭配許多煙、咖啡或比利時啤酒。
3分。基本上我不喝比利時啤酒,沒有為什麼,就是不喜歡,但我喜歡在咖啡店裡思考倒是不假,原因很單純,有些咖啡店可以盡情抽煙、喝咖啡,偶爾帶本書只是思考閱讀書時所延伸的議題,基本上我會在咖啡店念的書,多半已在家讀過一遍。至於看到後半部社會科學,個人深感問卷設計者似乎不懂何謂「社會科學」,亦即有了社會,卻沒科學,以致將「人文藝術」與「社會科學」概念混淆(我不否認各學科背後均有哲學基礎,然界定曖昧不清的結果便是渾沌不明。當然,或許在某些人眼中,我是科學主義衝腦),且每題回答只能打15分,卻有05分的結果,可知問卷設計大有問題。

你從不會錯過電影節而且很熟悉伯格曼、伍迪艾倫、楚浮或是小津安二郎。
1分。有聽過,但完全不熟悉,且電影節從未參與過。

你喜歡寫字有厚厚的筆記本、收集小草、樹葉、票根跟紀念章以及紀錄每日心情札記的BLOG
1分。原因就是都沒有。

你喜歡攝影最好是LOMO,照片時常是一隻鞋、一雙手或是半邊陰暗的側臉。
1分。我不懂攝影,一台傻瓜數位相機走天下,拍照通常以風景照居多,個人照因不上相的原因所以只好拍陰暗側臉欺騙觀眾,如同自拍妹老愛用仰角45度拍照,且一定要睜大雙眼、嘟起小嘴裝無辜,看似唯美可愛的照片,在我看來都很倒胃,真不知道是那些能看自拍妹打手槍的宅男精蟲衝腦?還是我這Tokyo HotA片商)中毒者看太多而不舉?

你喜歡音樂多數是獨立樂團,像是1976、蘇打綠,而且分得清什麼是BreakbeatFuturepopPost-Rock
3分。獨立樂團的歌詞意境較為豐富,而非像台灣時下流行樂往往流於風花雪月、愛來愛去,至於那些複雜的曲風,我只懂Hard RockMetal的一些皮毛。與其到Live House聽團,我還是比較適合到MayBE聽膾炙人口的芭樂歌或經典老搖滾、金屬樂。

你知道樂生、反G八,以及911是誰幹的,有時還會轉寄連署信給Email中所有聯絡人。
3分。我個人很欣賞參與社會運動者,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關心公共議題、照顧弱勢團體,勇於實踐理想者必當給予掌聲,不過我卻沒有如此熱情願意投入參與或將理念轉寄他人(志同道合的朋友除外)。

 

0-5 成癮度10%
你文藝的方式有很大的錯誤,或是內心不願面對自己回答問題有所迴避。建議多深讀破報,相信症狀可以好轉。

6-20 成癮度40%
你已經有相當的氣息,但切計要時時提醒自己往光明大道邁進,每週四出刊的破報可以為你帶來幫助。

21-40 成癮度80%
除了破報可以灌養你以外,沒有其他選擇了,快點拿起劃撥單訂購,每一期都不能錯過。

 

批判、反動與解構,怎樣?今天我夠「文青」了吧?抑或說今天我向「左派」看齊了嗎?「醒醒吧!文藝青年!」我很想問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清醒的?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enji
  • 就是把左派.後現代.文藝青年 當作一種商品在消費販賣
    所以雖然是在談左派
    其實仍是在資本主義刺激消費的環節下來進行

  • 前幾年間,曾經有個中國網友跟我嗆聲
    說台灣年輕人還不是把Guevara穿在身上
    我說多數把這些革命者穿身上的年輕人
    多半只覺得很酷、很屌、很炫、很新潮
    實際上是什麼道理都不懂的盲目跟屁蟲

    至於那些著迷於左派、後現代的年輕人
    也有不少是不懂內在邏輯、胡亂引用者
    講了一堆艱澀難懂、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語言
    與其說是獨立思考、很有想法或說眾人皆醉我獨醒
    不如說是流於清談、玄學,天馬行空般的「空談」
    當然,用某些人的症候來看,我便是科學主義衝腦
    但我就要反問這些人在批判解構的同時建立了什麼

    東亞所博士班的文軒學長曾在我們讀書會網站上強烈批判:「後現代主義」駕馭反啟蒙的思想,肆意對實證科學進行徹底顛覆,根本是世紀末一場「哲學對科學的復仇計劃」。思想上的「黑死病」,那就是「後現代主義」的逆流!

    拍案叫絕的同時,就是打翻了桌上的咖啡並灑在筆電上,筆電就這麼掛了Orz

    AhrimanChen 於 2008/10/25 16: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