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緣際會,三五同儕相約到某政黨初選打工,當幾天選務人員。當時,我比起其他同學幸運,衣食無缺,毫無經濟負擔,美其名「打工賺錢」,或可以領「免錢便當」,實際上為放假無所事事,純粹抱著「好玩想瞭解」的心態前往。

 

那次初選是「封閉式初選」,換言之,必須是有登記註冊,且有繳交黨費的黨員才能前往投票,如同一般選舉,政黨初選的選務工作就是場地設置、核對名冊、發放選票、維持秩序、唱票記票,最後並恢復場地,簡單來講,不是件複雜困難的工作,輕鬆好上手。

 

依照慣例,即便只是政黨初選,但「忠貞黨員」(鐵騎部隊)肯定前來投票,而且各候選人也會「動員」底下支持者出來「逗相挺」,故整體而言,投票相當踴躍,也因此在同個投票場內,又劃分幾個小區分散人潮,恰好我在某區小組人中年紀最大,也有相關經驗,於是上頭的人讓我當小組長,說穿了,也沒什麼事,就是掛名而已。

 

剛開始投票人數不如預期,小組成員還可好整以暇,彼此閒聊嘴砲,伴隨人潮增加,形成排隊人龍時,就得加緊腳步,消化排隊人潮,若遇到那種未繳黨費還硬要參與者,也只能好言相勸下次再來。

「喂~大學生~你寫字雖然工整,但很慢耶!你看,又開始排隊了!」一旁正妹半開玩笑的講

「喔~好啦,我會快點!」稍微抬頭傻笑回應(我對女人始終沒輒)

「伊大學生喔~大學生就是啥都不行才叫大學生啦!」排隊的阿伯在旁幫腔

「阿伯,歹勢,乎你等久了!」我只能這麼回應,其實心裡罵了聲「幹!」

 

過了不知多久,來了位殘障中年大叔,這大叔只有右腳完好,左腳大腿一半以下全沒了,厲害的是,他只拿一支腋下柺杖,左腳就跨在拐上中間的橫桿上,行走自如的程度,彷彿柺杖就是義肢,「殘而不廢」的精神令人敬佩,領完票就獨自前往圈選處排隊。

「組長,他這樣排隊很累耶,要不要請他直接過去?」正妹善意提醒

「對吼~」突然覺得自己明明虛長幾歲,卻很「不懂歹誌」

「你是小組長,你去講看麥啦!」她催促著

「好啦!妳先幫我顧一下!」立即起身前去

 

「阿伯,你這樣辛苦,我們作伙到前面,毋免排隊!」我一面跟這位大叔說,一面要請前排的人禮讓

「不用,我跟他們一樣,排隊!」大叔一派正經的跟我說

「這樣好嗎?」我不好意思地再問一次

「免啊~大家攏同款,照排就好!」大叔沒領情,或說他壓根不認為這是情

「好,阿伯你方便就好!」我不再勉強,唯一能作的,就是目送他辦妥離去

 

事後,我為我自以為是的「同情心」感到無比羞愧,大叔外表看起來社經地位不高,口中還有殘餘的檳榔味,在多數世人眼中,屬於中下階級,甚至在某些人心裡,就是那種沒啥讀冊、容易煽動,抑或水準低下的某政黨死忠支持者;可他的風範,卻讓我大為改觀,不論其背景為何,少了隻腳是事實,但其他該有的權利與義務,跟多數人都一樣,也不因身體殘缺而放棄投票或享有特權,了解民主,懂得平等,活得有尊嚴!

 

我著實上了一課,一門在非正式課堂所上的課,親身經歷的體驗,遠比讀政治學家Robert Dahl的著作還深刻(即使兩者是不同層次的東西)。

 

爾後,凡是聽到有人批評某政黨是中南部、沒水準、地位低的人在支持時,我除了在心底OS「要化約為階級式政黨沒關係,但你根本不知道該政黨是知識份子在運作,且昔日都會區支持者還比鄉下多」外,我還會想起那位殘而不廢、堅持排隊的獨腳大叔。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