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大家關心的莫過於操不操、爽不爽,平心而論,只要有心按部就班提升自我體能,現在軍中生活已非昔日父執輩經驗,無須在大太陽底下出操,救護車隨伺在側,上下課要喝水(還得講一堆夏令、冬令飲水報告詞,怎麼沒有大便報告詞咧?),訓練循序漸進,身體不堪負荷也不勉強,只因上頭長官深怕新兵自殺、受傷,影響日後升遷。

 

現行國軍online的鑑測副本僅剩:學科筆試、實彈打靶、三千公尺、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單兵戰鬥、手榴彈投擲和刺槍術,沒有五百障礙和引體向上(拉單槓)。名義上鑑測不過是無法結訓,但實際上咧…科科,很恐怖,不能說!

 

學科筆試就是發一本破爛的小冊子,裡頭一堆題庫,解答後面會寫講義第幾頁,但實際上根本沒看過什麼講義,目前上課就是講個10來分,之後就是操演,上頭只用學歷壓說「你們唸那麼多書…書才那麼一點點別唉…」基本上就是自己找時間看,是非、選擇和簡答,然後還要背單兵做戰報告詞,只是真的打仗記那些報告詞有用嗎?會是文謅謅的「請伍長以火力掩護我,以便我前去偵察」?還是「幹恁娘咧~頭前死阿六仔打過來了,卡緊掩護啦…幹!」?

 

實彈打靶,上沒幾次課,就要上靶場歸零射擊,因為種種緣故,我們這班連上靶場的基本動作、清槍步驟學都沒學過,我自己是衰到連箱上瞄準都沒複習過。上靶、提高彈著集中技巧是前一晚跟班長抽煙時用飲料換取(用玩CS拿AK的技巧打就對了),清槍動作還是他媽的上射擊區前一刻,看前一波同學被狗幹時,臨時抱佛腳硬記。人家總說「步槍是軍人第二生命」媽啦,一連看過去,九成九戴眼鏡,沒有眼鏡,有步槍也沒屁用,準備打手槍還比較快!

 

三千公尺,推倒標準是19分,基本上咧,前兩週訓練大概只會跑個一千五,對我這老煙槍外加「紅臂章」(BMI過高)的草莓兵而言,也不知哪來意志力可撐完,跑個幾次後發現,若跟在連方隊中間,易被速度慢的影響呼吸節奏,於是就想辦法跑到前排,一心想著前面有新台幣等我、水某正在為前(錢)途奮鬥、菸酒所同窗肥政泰都可以做到,我也可以做到,就不知不覺推倒,跑完再接續開合跳100下、屈膝抱腿、半蹲跳50下、屈膝抱腿、伏地挺身分批100下…循環動做。

 

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以現在2分鐘內25下的標準而言,大多不是什麼問題,伏地挺身膝蓋著地就停止計算,過關求面子的混水摸魚攻剋法,就是1分鐘即快速拼到25下,之後就可以休息,喜歡挑戰自我極限再接續做。據說全連鑑測成績關乎連長榮譽,此時只能套用鄭愁予名言「我只是過客」咱們都是千百個不願意(役),又不是自願役,做再多也領不到年終獎金。

 

單兵作戰kenji形容得很妙,「在地上滾來滾去」的那個,基本上就是背一堆戰鬥報告詞、煞有其事的做戰鬥動作。通常班長只教幾次就實際操練(倒是要我們不要酒駕、別自殺講了N次),然後在一邊狗幹一邊重複教授,再用「你們以後下部隊都是幹部,不會怎麼帶兵?會被老兵欺負…」的老梗壓(這是事實,但我不是步兵啊QQ),比較聰明的會穿護膝,我是偷偷把石頭撥開、避開螞蟻窩。

 

單戰妙的是每個班長教的可能會不太一樣,譬如說「躍進」這動作,A班長說要跑不規則S型,B班長說要跑S型,很明顯B班長沒玩過CS,躍進跑S型,敵人掌握行進規律,槍口早瞄準下一步在守株待兔,但在還沒掛官階之前,我們菜新兵能反駁什麼咧?

 

手榴彈投擲是我沒過被連長狗幹的項目,訓練時用又小又輕的乒乓球、沒助跑,正式上場規定得助跑,倘若身體不協調,下場就像我偏彈外加一陣狗幹「你娘們啊?怎麼不敢丟?再給你一次機會,別浪費後面時間,動作快!」之後咧,當然就是別管他什麼鬼標準步伐,像棒球外野長傳一樣「扔芭樂」就好。

 

刺槍術現在也人性化多了,刺槍術這種玩意,對於近身肉搏戰較少的年代,表演性質成分居多。整體而言,除了刁槍時左臂累一點,分解動作也不會撐太久,有次撐太久被營長贓到,集合全連「幹部注意分解動作不要太久,誰受得了,剛剛一堆人東倒西歪…前進突刺是踏步往前,不是在跳舞…」然後再示範一次動作,後來用營長的步驟果然出槍有力、操作輕鬆許多,此時心中的OS就是「幹~原來這就是當營長和當班長的區別啊」XD

 

這樣看來,新訓還算操嗎?早些年當兵的長輩,肯定會說我們是「草莓兵」或「少爺兵」,並吹噓自己當年怎樣,但就我當前的觀察,還是有人吃不消唉唉叫,講電話講到偷偷流淚,入伍當天甚至有家長問小孩放假可不可以騎機車(抱歉,我不爭氣地笑了)。只能說時代變遷就是這會造就這樣,他媽的都是結構影響,當前大環境下要幹軍人,就是得讓專業的來,精實、精進、精粹!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