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好漢坡

來到五股憲校首週,天氣陰雨綿綿,穿著「臭勾勾」的雨衣往返生活區、教學區、餐廳、後山課,雨衣內「降雨量」更勝天候,時間總浪費在穿脫雨衣。菸酒所同學Kenji說五股憲校的爬山,沒有比政大綜院走回山上宿舍遠,但坡度真的有夠陡,開車可能要嚕二檔。

 

尤其全副武裝拿機槍或冰箱上後山課、打靶測驗,前幾次總是走到氣喘吁吁、揮汗如雨,可惜走再多都只能強化腿肌,小弟弟不會變粗變硬,等到一週走習慣後,無聊到計算從餐廳走回生活區的樓梯共計182階,邊爬後山邊思索如何過髮夾彎。

 

2、課程安排

憲校與新訓最大的不同,就是新訓時常要「吃土」,三不五時煞有其事的在地上翻滾單戰,而憲校絕大多數的課都是坐在教室聽課,如同以前在研討會遇到軍人上台報告,教官的PowerPoint做得十分花俏,不知為何,軍人的簡報總愛塞一大段字、亂用流程圖、動畫閃呀閃,有Power但沒有Point,反倒增加催眠效果(打瞌睡被督到,假就飛了)。

 

據說上些什麼課涉及軍機無法細說,總歸一句,就是嘴砲加無聊,身為國防部「過客」,只學到些皮毛,上到有關中共、兩岸、國關課程,Kenji跟我感覺一樣,我們時常被點起來發言。諸多課程發了一大疊教科書,筆試考的卻是薄薄幾張題庫和上課教官講的重點,自修時間只有考試前晚夜讀一小時,沒有小叮噹的「記憶土司」,只能靠短暫記憶,並求別在夢中遺忘(早上都無法勃起了,還能夢遺?XD)。

 

同學感覺比較有趣且實用的八大戰技課(擒拿、莒拳、奪槍、奪刀等),上課時數極短,先不說動作上完就忘,還要我們會講會教,測驗自然是「二二六六」,頂多就是被罵、被酸,再由測驗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人過關。

 

3、伙食住宿

五股憲校值得稱許的就是伙食佳、住宿好,Kenji說憲校伙食可以媲美外面的buffet,剛吃完步兵新訓的「地獄餿水」,換吃憲校伙食,會感覺置身「天堂」,離陽間稍微近點,主菜還可以5選2,每餐均有飲料,深感「三軍表率」的好處,妙的是擁有如此美饌,週六放假卻沒人想吃早餐;住宿是四至六人一間,不如新訓時擁擠,手機充電插頭也夠用。

 

4、無盡打雜

五股憲校最麻煩的就是雜務多,比起那些志願役軍官,我們不願役沒掛階的菜屄巴就是最好使喚的人力,為了應付長官,避免一督就倒,例行性三天兩頭把庫房東西搬出來清點、整理,再搬回去整齊放好不說,無腦到要我們下雨天刷教學區室外的油漆,下雨天刷油漆,不需再三補刷才稀奇,用臉盆把魚池水撈光、清洗浮萍、刷池底。

 

受訓期間也體驗到國軍人才浪費中心的極致,先要我們刷餐廳地板,再把外頭桌椅搬回餐廳,一群人在雨天泥濘中搬桌椅,可想而知,餐廳地板做白工,隔天再刷一次,還刷了貼著報廢品的冰箱、殺菌櫃,跟搖樹幹掃落葉有異曲同工之妙,只能學《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沈佳儀的名言「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安慰自己,並期許以後別下這種蠢命令。

 

5、隊職幹部

憲校風格主要是「自主管理」,由學生自己推派值星管理,對我們這些不願役而言,多少還是得靠區隊長和中隊長來教,偏偏我們中隊幾名幹部懷孕、受訓、開刀,只剩中隊長與區隊長兩人堪用。

 

兩位人都很好,中隊長常嚴肅講話講到一半笑場,說是不要把氣氛搞太僵;區隊長感覺就很菜,講話每句頓點都要「喔、喔、喔」思考,時常要我們反覆做同樣的事,爬過PTT憲兵板,才知道他綽號叫「大包」(很會出包),從此我私底下便稱他為「包哥」或「包大人」,至於他在我們受訓期間出包事蹟,啊~罄竹難書!

 

6、自由時間

也正因為打雜多,扣掉爬山、上課、打掃、基本教練、用餐、著裝(這時候就想像超人一樣有電話亭快速變裝)、擦皮鞋銅釦、夜間保養、夜讀、幫包哥「擦屁股」時間,能擠出來的個人時間,甚至比爽爽的新訓還有限,通常是下課或用餐完畢到集合這段時間,只要沒被包哥找去做事,就可以閒聊、抽煙、上便利商店、看報章雜誌、到形同虛設的圖書館走馬看花,或者在22點就寢後開著手電筒看自己想讀的書,為了讓自己能在早上不疾不徐好好抽支菸,不會焦躁「結屎面」,只得自我要求比別人更早起。

 

綜合而言,憲校生活雖然過程有些辛苦,但記憶美好,尤其能夠和22位各界未來優秀人才一同受訓,體驗與眾不同的軍旅生活,是人生一段有趣的經歷。如同我當兵的口頭禪「當兵嘛~演戲而已嘛~」(中隊長告訴我這話不能在正式場合被上頭長官聽到),大家下部隊要「裝認真」努力不NG演到定位喔!

 

PS:每回往返夜哨,從生活區操場眺望台北夜景,仰望滿天星斗,看著台北夭零夭按摩棒,就會想到家和水某離我好近,有機會很想帶她到特勤隊旁的潮州公園欣賞夜景(感覺治安不太好),然後像個智障一樣會心一笑,再用跑的上下哨。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