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訓之初,區隊長問有沒有人自願要當實習副排長時,底下一片沈默,想起PTT有前輩提到自認體力不佳,不妨自願當實習幹部,我猜想可能當副排可以多點訓練,便舉手問幹實習副排能否抽煙,區隊長回答當然可以,於是就自願嘗試看看,如同在新訓時我半開玩笑所言「反正能讓我每天抽菸,怎麼操我都不累。」

 

說穿了,實習副排的工作其實也沒什麼,確實掌握人數、帶隊、下口令、跟長官回報、分配並督導工作、檢查夜間內務、排哨,反正下部隊後,無論是少尉排長或下士班長,基本要做的也是這些鳥事。

 

有鑑新訓時,隔壁連的菜排常被盯,發生口令下錯被新兵嘲笑、向士官長問話先敬禮等蠢事,又如同平時在列隊裡總會記得動作要領、報告詞怎麼念,但站在列隊外指揮,總會忘個一兩句,與其到部隊鬧笑話,不如在訓練時就先行練習,至少犯錯還有改進的空間。

 

面對其他22位學經歷相當的同學,帶隊時口令下錯、對腳步沒喊好,遇到菜兵向我敬禮而我卻不知所措,大家都願意笑著提醒、給予意見並配合調整,學習能力強,講人話都能理解,沒有天兵或傻屄。兩位身體不適的自願退訓,只有一個同學長的很像「櫻桃小丸子」中的藤木,外表感覺很憂鬱,深怕他下部隊被老兵欺負,好在他抽到爽缺,做事雖然比較慢,但看得出來很積極,可惜他吃齋唸佛,不然我一定能帶給他很多歡樂XDD

 

曾有同學問「副排你幹嘛每次都笑嘻嘻?」坦白說,與其每天扳著一張臉或憂鬱忐忑,不如試著無聊中找點樂子,譬如說香腸規定只准先夾一條,心裡明明幹得要死,只能開玩笑講「恁阿嬤咧~這比我那根還小,還只准拿一條」,或是站哨看著腰上變歪的短警棍聯想「雙頭龍」打發點深夜無聊時間,或者思考為什麼口令不是日本AV女優的名字之類的蠢問題。

 

嚴格來說,以腦袋有點秀斗的軍事教育標準,我並未勝任好副排的角色,如同我學新訓士官長口氣「當兵嘛~演戲嘛~」只有長官在才會對腳步、下口令,知道上頭要督導才稍微認真,抑或大頭要講話,集合動作慢才會大聲幾句,演給隊長們看;平時就輕鬆應對,反正大家都是同學,雖然大多與我弟年紀相仿,但學經歷豐富,思想靈活,何需因當兵而抹滅平時優秀的鄉民、阿宅氣息?集合約個時間就會自動出現,任務分配能自己喬好,我甚至覺得沒有「包哥」區隊長在,我們做事更有效率。

 

有次「包哥」問我是不是每件事都想嘗試?我只約略回答是。簡單來講,帶兵要帶心,「將心比心」對我而言很重要,並非揹值星、當幹部就可以只會出一張嘴下蠢命令,不做事、不瞭解底下人的感受,好比我身為副排無須扛機槍上後山、不用洗餐桶,卻也跟人交換身份下去支援,沒親身體驗過,豈會知道其他同學的疲憊?又如同憲校幹部大多都沒自己洗過餐盤,自然無法體會搶水龍頭的痛苦,最終引爆「搶水龍頭大戰」,進而一狀告到校長。

 

軍事化的愚蠢教育只會灌輸你服從、人要適應環境,身為熱血青年,現實與理想固然有差距,但人不僅要懂得先適應環境,更要懂得設法改善環境,否則與機器無異。

 

由此可知,我們只是國防部的「過客」,不過既然拿多一點薪水,無法裝死,就演得七八分樣吧,千萬別傻傻簽下去、腦袋「孔固立」就好,科科!

 

阿里曼軍旅生涯
預官預士考試應考認知暨準備心得
新兵日記(1)國軍Online   
新兵日記(2)鑑測副本  
憲校週記(1)憲校生活  
那些當兵教我的事 
我所知道的爛國軍(1)朝令夕改  

,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