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底,為因應連上任務需要,南下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受訓五週。整體而言,撇開步校的一堆鳥規定,受訓生活固然比部隊生活輕鬆,然肩負長官期許、單位榮譽與任務成敗,且攸關八月底是否可爽爽待退(這才是重點),仍有些許壓力。

 

不知情的人總會問「怎麼都快退伍了,還要受訓?」沒辦法,由於連上的詭異編制,加上國防部的人事精簡,以及排山倒海而來鳥任務,服役的單位從三月份每個月都有個大型任務,跟月經一樣頻繁,假若不派義務役的奧援,部隊如何正常運作?

 

本次受的是新兵下部隊前的二階段(專長)訓,同訓成員泰半來自新訓單位,由於時間點非大專兵潮,這群新兵在入伍前,多半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無名英雄,或是遊走社會邊緣的「七逃囝仔」,看著他們的「半甲」、「雙甲」、「包腳」或「包背」刺青,坦白說剛開始會覺得難以相處,但隨著日子久了,倒也不難發現其可愛之處:有小學畢業卻號稱自己是「工程師」,但聊過之後才知道是做「土水」的;也有經營「傳播公司」的「少年經理」;甚有自稱混過桃園某外省幫,但能講出直系堂口卻比我少,甚至不知新聞報導過的知名大哥是何許人也,滿臉驚奇問我以前混哪的?(我只淡定地回:恁爸講台語的XD)

 

簡單來說,成天跟這些乞丐菜阿步相處,與昔日成長背景和軍旅生活經驗全然不同,看似龍蛇雜處的班隊,實則思維卻是異常單純,身為班隊學員,自然被凹兼任管理之責,唯有放下身段「搏感情」,方能打破彼此相處隔閡,檯面上好言相勸,檯面下跟他們在後山操課場地偷吃檳榔、偷喝保力達或阿比,該要求的不容鬆懈,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就給大家方便,結訓前能換來幾句「學長,我欣賞你做事的方式!」便感到相當欣慰。

 

訓末鑑測,由於同組隊友連續失誤,遂使本組高分無法結訓,必須再接受輔訓一週並補測,同行憲兵都順利結訓取得證書,而我倆卻必須留時,當下給自己的壓力難以形容,無法取得證書,將愧對連長對自己的信任,更衍生日後任務編制的問題,倘若連這種簡單的非營利任務都無法達成,更遑論日後學業或事業?(最重要的:我都答應水某七月要帶她去住高雄85大樓看夜景囧rz)

 

跟某些志願役作風不同,與其像瘋狗一樣責難自己隊員,我選擇相信自己的伙伴,姑且不論是誰失誤,團隊的成敗就是要由集體來承擔,所幸最終我倆在相互扶持努力下,順利於兩日半內補測滿分過關,雖然多了幾天煎熬,但我相信我們所獲得的經驗,一定遠比其他人更多,當兵嘛~重點就是「團隊」與「信任」!

 

最後,遠赴高雄受訓的日子,再次見證「菸酒所」同窗友誼的珍貴,感謝正太與Kenji兩位讓我體認「出外靠朋友」的真諦,尤其正太每逢週休二日,總給予我這異鄉人大力協助,除了騎車快閃旗津,公寓咖啡、Mini Fusion…不得不說你還真是懂我的「調調」,能和兩位敘舊暢談,大概是我腦袋破洞只會「五四三」和「攪豬屎」時期,最有意義的談話內容,咱們七月初港都再見!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