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姑且不說新訓人員,比起其他部隊送訓人員,憲兵真的比友軍「精實」許多,服裝、儀態、操課狀況、生活規範,一樣都是「不願役」,人員「素質」的高低,並非取決於學經歷,而是表現在「自我要求」的態度上。

 

步校伙食之爛,可說「罄竹難書」,誠如菸酒所學弟、美食部落客林苦蓮所言「連豬看了都會掉眼淚」,口味難以下嚥就罷,吃到異物、飯菜未保溫難道不足以投訴?礙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則,只能姑息養奸、息事寧人,或施展「北斗爆粽拳」抒發心中怨氣,故受訓期間,我們幾乎得買「小蜜蜂」(未簽約的商家,阿鳳姐的肉粽果真名不虛傳)、跑「萊萊飯店」(萊爾富便利商店)或熱食部餐車,以解口腹之慾。

 

其次,部隊送訓人員必須先支付搭伙費,每人一日伙食費92元,但週休二日沒有用餐竟然也要收錢,沒有吃飯還要繳錢,這種鳥事大概只有國軍想得出來;另外,大概是伙食抱怨聲浪層出不窮,某天上頭宣布要「加菜」,披薩、壽司、北京烤鴨外加兩罐飲料,看似「仁政」般的美味外食,等到大夥用完餐才說必須「額外收費」,事前沒說清楚,等同變項「強迫收費」。如同國家賦予我階級,而我的階級章卻得自行購買,國軍我還真猜不透你!(猜得透我腦袋應該也壞了)

 

不知為何,步校的隊職幹部似乎都跩得二五八萬,自己隊上沒人出公差向別隊借人,把幫忙出公差的人當狗看,我跟一票人在暴風雨中連搬沙包三小時,全身濕透、筋疲力盡,連一句謝謝都沒有,還嫌大夥動作慢,有推車不用推車,偏要人力徒手搬,這種做事沒腦袋,帶人又不帶心的志願役廢物,被我捅也是應該!

 

對於癮君子而言,步校的吸煙區也夠鳥,缺乏遮雨棚,以致下雨天時,得穿雨衣在泥濘中吞雲吐霧,當然也不乏聽不懂人話,硬要偷躲在浴廁吸煙的害群之馬。如同管理日本黑道,既然在多數人都抽煙且無法杜絕的情況下,何不設置一個良好的吸煙場所?當兵常講「人要適應環境,而不是環境適應你」;然而,人在適應環境的同時,不是更要懂得「創造更好的環境」嗎?(或許這正是我不適合從軍的原因)

 

雖然步校受訓的環境之差、生活很鳥,但好在有其他11位憲兵弟兄一路相挺,後山操課時,大夥拿出電影《陣頭》裡打鼓的積極訓練態度,衣服上的汗水結晶、身上的太陽烙印,無不顯示大家努力的成果,為了激勵士氣,即使賭輸某組無法在一分半內完成任務,我也輸的心甘情願!為了錢大家似乎都拼紅了眼,只是說好的一晚飯店費,我卻只請了一打啤酒和一支Whisky,但據說有八支被我乾掉,真有誠意XD

 

總之,緊接著7月份南下砲排進訓,陽光、沙灘、比基尼,毆~應該是烈日、餿水、汗臭味!大夥繼續努力!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很愛很愛你
  • 所以願意
  • 王小鬼
  • 我突然發現他們翻矮牆那邊有剪接過!!
    想當年我基地的時候那牆多難翻阿Q_Q

    之前也待過步校,步校伙房真的很強!我覺得那不是伙房那是煉金工房,專門把食物煉成毒物...我們那時候最有名的是長毛的豬腳,豬腳毛比懶毛還粗...不過想想也滿佩服後來為了省錢把它吃掉的自己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