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riman,阿里曼,好酷的名字!」

 

阿里曼,17歲,其貌不揚,渾渾噩噩混日子,漫畫看得比教科書認真,終日渴望愛情的滋潤,每晚總要看A片來幾發,幻想與日本人氣女星深田恭子溫存的青少年,喜歡以神話傳說的名字在虛擬世界遨遊。這次,他以電玩中怪物的名字登場,只知道很炫,但不瞭解這瑣羅亞斯德教(祆教)惡神的由來。

 

寶貝熊,15歲,同屬世人口中的「80後」,來自阿里曼陌生的中國沿海城市。為何叫寶貝熊?長什麼模樣?至今仍是團謎,只知道她也是高中生,中國改革開放下,父母親是「空中飛人」,四處飛、事業忙,深夜時分,缺乏親情溫暖的她,內心總是格外孤獨,也比同年齡者略顯成熟。

 

有緣千里來相會,對阿里曼來說,這是真‧他媽俗又爛的台詞,但偏偏就是那麼巧,素昧平生的兩人,在網路快速蓬勃的年代,跨越台海地理相隔,在虛擬世界中偶然相遇,拜科技方便之賜,得以透過電子信件魚雁往返,用較「古早味」的說法,等同於「筆友」,至於為何不用ICQYahoo即時通、MSNQQ等即時軟體,只能歸咎於兩地的差異。

 

當年,電信業者紛紛推出「簡訊交友」活動期間,兩人又可以透過手機簡訊相互交流,操作方便,即時迅速。文字之間,宛如隔層薄紗,距離若有似無,雖未謀面,卻也因此充滿想像,甚至多了分「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當時,阿里曼作夢也沒想到,身為台灣意識充腦者,竟會有跟中國女孩產生交集的一天。

 

於是,阿里曼與寶貝熊兩人,開始上演每天寫「交換日記」的青春芭樂戲碼,沒有影像、沒有照片,只有透過文字分享彼此當天的心情、校園中的心得所獲,描繪台灣與中國的在地剪影,訴說課業上的苦悶,以及對愛情的憧憬,甚至還相約未來在彼岸見面。

 

對阿里曼而言,這是他鮮少在虛擬世界中扮演真實的自己,介於稚嫩與成熟間的高中生。寶貝熊對他來講,沒有虛擬愛情的想像,倒是像身邊多了個可以談心的妹妹,難以形容的關愛友誼。藉由她的文字,編織中國沿海城市的畫面,約略得知中國的教育,並嘗試瞭解一個花樣年華少女的內心世界,同時在課業失意、寂寞孤獨時,適時給予鼓勵及安慰。

 

對寶貝熊來說,在中國「一胎化」政策下,阿里曼的出現,彷彿自己多了個大哥哥,課後分享生活趣談,睡前互道晚安,一個可以分享喜怒哀樂、願意傾聽又樂於分享的談天對象。也許在她眼裡,誠摯又充滿遐想的文字間,阿里曼是個清新善良的中學生,又或者阿里曼已悄悄在她情竇初開的心田裡萌芽,但這一切只怕是阿里曼自作多情的想像。

 

密集交往總有貧乏,伴隨大學聯考逼近,兩人魚雁往返次數逐漸降低,信件簡訊有一封沒一封的傳,主要內容多半為課業上的加油打氣,寶貝熊希望阿里曼能考上好的學校,並且趕快找到心儀的女友,阿里曼則鼓勵寶貝熊即便時常獨處,也要好好努力,面對未來「高考」(中國的大學聯考)。

 

在大學高錄取率的年代,阿里曼幸運地矇上大學,不打算重考;然而,正欲分享成為大學新鮮人喜悅的同時,寶貝熊卻斷了音訊,信件簡訊有去無回。太忙了嗎?還是換了聯絡方式?或者出了什麼意外了呢?寶貝熊的消失,讓阿里曼顯得有些失落,生活頓時少了這兩年多來的交心對象,心中有股莫名其妙的哀傷。

 

「媽的,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吧?」這是阿里曼第一次分不清虛擬與現實。

 

之後,阿里曼逐漸適應了新生活,有了新的E-mail,也辦了新手機門號,並逐漸忘記寶貝熊。

 

「大學生活過得好嗎…我想你現在應該有女友了吧…當初是我主動斷了聯繫,我應該沒臉跟你要求繼續聯繫,可卻又無法克制想跟你聯繫……」某天,舊手機簡訊提示聲響起,寶貝熊再度出現,但這也是最後一次出現。昔日點滴,存封於舊手機,靜靜地躺在書櫃裡。

 

與此同時,阿里曼正牽著女孩子的手,漫步在校園湖畔。

 

2010年,阿里曼再度踏上中國東南沿海城市,拿出手機看時間,突然想起寶貝熊,心中暗自微笑。

 

此時,很想再傳一封「好久不見,我來了!」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