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入伍當天台北下大雨,半身濕透搭高鐵直奔營區,便服、背包都沒得洗,等懇親假時拿出來都已「生菇」。

 

就像電視「新兵日記」演的,前三天基本上就是寫一堆資料和無止盡的趕、趕、趕,人家說前三天叫「適應期」,我只能說充分展現英勇國軍弟兄的「效率」(註:寫混亂PO上網我會被抓,罪名是損毀軍譽)。

 

編班時,班長喊185以上的起立出列,明明體檢187公分,但打死都要龜一下,直到喊180以上才不得不出列,很不幸地還是幹了第八班的班頭,班頭說賽也還好,就是收發上頭交代的、掌握該班人數,偶爾被抓出來當實習幹部(這才發現我也能用丹田的力量發聲),不過只要班上同學願意分工合作,其實也沒說多賽,頂多在排面班行進時會被小盯一下,畢竟再怎麼賽,也沒有器材、擦槍(不是打手槍喔)、打飯班賽。

 

隨著國軍的精實、精進、精粹…精X…預官預士名額逐年砍半,同梯的大多都是台政清交成畢業,碩博士比例不少,不過我必須說「天才」與「天兵」只有一線之隔,學歷不全然代表個人能力,個人本位主義、東西丟三落四、不會看上頭臉色,下場就是被釘死,再被上頭用學歷、以後要當幹部一酸再酸。慶幸的是,我們班沒有天兵,「講人話」便能溝通,偶爾開黃腔苦中作樂,彼此扶持、相處融洽。

 

我總覺得網路遊戲能打得好的人,國軍online也可以適應得很好,幹菜新兵最重要的就是「團戰精神」,只懂「單兵作戰」穩死,集合點名、整理內務、清洗餐盤、出公差、衣著裝備…若單憑一己之力,那準備遲到、做不好被狗幹,管他一般兵或預官預士,以班為單位戰鬥,預官預士同梯素質都不錯,只要鄰兵不是天兵,「團戰」效果顯而易見。

 

台語的當兵叫「做兵」,我們不是當,而是用「做」,縱然百般不願意,最起碼要做(裝)出三分樣,態度決定爽度。說穿了,軍旅生活就是「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雖然都是不願意(役),但好歹也是「自願」考試進去的,那就要「卡巴結」點,跟班長打好關係,該正經時就得裝很正經,彷彿自己很努力在「做兵」,讓人抓不到把柄釘,記得前三天別人還在調適生活時,班長就半夜帶我溜出寢室「打鼓」(哈菸),主動跟班長請教技巧,當然「能坐就不要站、能躺就不要坐」,抓到機會就要「摸魚」,只要小心摸魚摸到大白鯊,有次偷閒哈煙被副營長贓到,原以為會被狗幹,他也是笑笑酸了幾句。

 

就心態而言,短短兩週的訓練,其實我調適的算快,反正做兵就是這樣,交朋友、練體能、學會被管理、訓練團體作戰、體會自由的可貴,以及效法笛卡爾在苦悶的生活中思考自己的存在XDD

 

阿里曼的軍旅生涯
預官預士考試應考認知暨準備心得
那些當兵教我的事  
我所知道的爛國軍(1)朝令夕改  

Ahrim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愛死你
  • 真的